.:.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妓女小冷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妓女小冷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大豫竹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99
威望:76 點
金錢:75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12-03

  半个月后,给我小冷打个传呼,联络好以后,我独自一人来到她的小棚子,小冷兴高采烈地把我让进屋子里,热情地拥抱我:“张哥,想不想我啊?”
  “废话,不想我能给你打传呼吗?”
  小冷愈加兴奋,一只手滑到我的下身隔着裤子紧紧地抓弄我的阴茎;我顺势也把手伸进她的裤子里,抚摸着她那光溜溜的阴部,我们在长久的热吻中坐到床上。
  “小冷,你不是说要好好地伺候伺候我吗?”
  “当然,保你满意,不满意你不给钱!”小冷掏出我的阴茎,一边吸吮着一边说道。
  我脱掉小冷的衣服,决定搞搞她的肛门,于是一只手慢慢地往肛门里插。小冷心领神会,微笑着说:“张哥,肛交不能太着急,得一点一点试着来,要不然能把我痛死啊!”说完,从她的化妆盒里掏出一个小圆盒:“来,张哥,先抹点润滑油,滑溜滑溜就好插了!”
  我把滑润油涂抹在小冷的肛门上,用手指不停地擦拭着,小冷则继续给我口交。肛门口缓缓地松张,我见时机已到,从小冷嘴里拔出阴茎,很轻松地插进她的肛门里。
  “啊……啊……好涨啊!”随着阴茎的慢慢深入,小冷痛苦地呻吟起来,我把润滑油抹在阴茎上,这样更有助于阴茎的抽插。我的阴茎被小冷的肛门紧紧的箍裹着,像是被一只手死死地抓握着,我试图挣脱这种抓握,于是加大抽插的力度和速度。
  “慢点,慢点……张哥,我受不了啊!”
  我拔出阴茎,送到小冷的嘴边重新让她给我口交,小冷皱皱眉头,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接过来放进嘴里。刚刚吸吮几口,突然丢开阴茎,急忙跳到地下,痛苦地呕吐起来。过了片刻,小冷重新回到床上,因呕吐眼睛里含着大滴的泪水,她抓起我的阴茎,再次放入嘴里。
  我问她:“有什么味道?”
  “那还用说!”小冷擦了擦泪水:“屎味呗!臭哄哄的,真恶心啊!”
  我把阴茎再次插进她的肛门里搅动起来,小冷的肛门已经松驰了许多,逐渐地适应了我阴茎的自由进入,她也不再大喊大叫,而是轻声地哼哼着。我一边插着她的肛门,一边用手摆弄她的阴门,把从屄里流淌出来的淫水塞进她的肛门里,有时还换换地方,粗硬的阴茎到她的屄里串门,然后再让小冷给我口交。
  那天我玩得的确很是过瘾,小冷确确实实是好好地伺候伺候了我,末了我的精液夹杂着她的粪便全部倾倒在小冷的嘴里,小冷再次呕吐起来,但还是把我的阴茎舔得干干净净,毫无怨言和烦恼,这使我极为感动……
  这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去找过小冷,我是一个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人,从来不愿在一个女人身上作过多的纠缠,小冷对我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我又开始搜寻新的发泄目标。
  可是,我不想找她,她却苦苦地找我。我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联络电话,这是我对所有妓女一贯的原则,我与地八子不同,他光棍一根,无牵无挂;而我则拖家带口,如果将电话号码随便留给这些妓女,她则成天打电话找我,我实在承受不了,万一被媳妇察觉,那就更为麻烦,搞不好我会从此失去自由。
  小冷没有电话能够找到我,只好打发地八子,地八子对这种事从来都是乐此不疲,虽然他根本无法正常地进行性交活动。
  “老张,小冷想你啦!”地八子眨巴着近视眼,一脸淫邪地说道。
  “过几天再说吧,这几天我有事!”我推托着。
  “操,别鸡巴瞎颠啦,忙什么忙啊?以前想办她的时候,你什么事情都可以放下不做,现在倒拿工作忙来做藉口。说实话,你是不是玩够了?”
  我没出声。
  “走吧,你的心思小冷早就猜出来了。跟你说,老张,人家小冷早就不住破棚子了,也住上楼房了!她跟我说,让我张哥来,保准给你一个特大的惊喜!”
  “什么惊喜?”
  “我哪里知道哇!走吧,到她那不就知道了吗?”
  在地八子的软磨硬泡、死缠硬拉之下,我不得不跟着她来到小冷的新住处。
  地八子按响了对讲门铃,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小冷随后便迎了出来:“啊,张哥,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这是一处两居室的住宅,中间是一个约三十多平方米的大客厅,五、六个浓妆艳抹的年青女子围在客厅西侧的沙发上玩扑克,电视里正播放着电影《阿里巴巴》,见我们进来,正玩牌的年青女子们纷纷抬起头来审视着我和地八子。
  “这位是张大哥,人可好啦,特别大方!”小冷把我和地八子介绍给其他女人:“这位是刘大哥,他可是这个地方有头脸的人物啊!以后你们有什么困难找他就行!”几个女人站起身来,向我们点头表示友好。
  小冷拥着我进了里间屋,随手把房门关上:“张哥,你可想死我啦!”小冷死死抱住我,抹着厚厚口红的嘴唇不停地亲吻着我的脸颊和嘴唇、胡须、脖颈:“你怎么总也不给我打电话啊……”
  “我最近很忙,净是一些他妈的烦心事!弄得我什么心情也没有!”
  “想必是把俺玩够了吧?你们这些男人啊,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花心郎!”
  小冷说着,动手便开始去解我的裤带:“来,把你的小弟弟给俺看看,俺好想它哦!”她掏出我的阴茎放进嘴里便吸吮起来。
  小冷的口交使我的性感油然而生,再次想起她那光溜溜没有一根毛发的阴部和粉红色的阴道,我的阴茎不知不觉地涨大了起来,在小冷的嘴里频繁地进进出出。
  “张哥!”小冷一面给我口交一面说道:“张哥,想不想玩点新花样啊?我这里今天可有许多小姐,都很年青,一个比一个漂亮,想不想玩玩?”
  “好家伙!”我咧了咧嘴:“那么多啊,我可承受不了,得累死我。再说,我也没带那么钱啊!”
  “张哥,我可了解你,别说六个,就是十六个你也能全部撂倒,个个拿下。
  不用着急,一天时间哩,玩过一个歇一会,喝点酒,来了精神再玩另一个。至于钱嘛,那好说,你能给多少就给多少,她们保准什么话也不会说。“
  “我满口袋就这些钱了!”我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小冷扫视一眼,大概有四百多元:“够了,张哥,足够用啦,张哥就是讲究。你看看,大眼睛,双眼皮,一看就是一个讲究人。”
  小冷把我的阴茎塞进裤子里,把桌子上的钱收起来:“张哥,你等着,我打发人给你买菜装酒去,咱们今天好好地乐合乐合!”说完,小冷拉开房门走进客厅,与其他几个女人耳语起来,很快,那几个女人脸上现出一丝浪笑,有的还偷偷地往我所在的这间屋子里窥视着。
  小冷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给一个女人,她穿上外套开门走出屋子:“张哥,到这边来坐!”小冷回过身来把我拉到客厅里,几个女人围拢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有个女人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地八子不知什么时候已与一个女人搭上了腔,现在正相互搂抱着欣赏电视节目,地八子的手早已伸进她的内裤里胡乱地摸索起来。小冷与其他两个女人忙着放置餐桌、碗筷,满屋子收罗椅子。
  买菜的女人很快便返回来,小冷指使着她们把菜切好端到餐桌上:“张哥,来,这边坐!”小冷给我安排一个最佳的位置,然后坐在我的身旁:“大家都坐吧,没有外人,用不着客套!”其他的女人一一落坐,简单的宴席就此开始。
  “张哥,你准备先拿哪位开刀哇?”小冷轻声地问我:“你身边的那个很不错啊!”
  “随便,今天你说了算,你让我先玩谁我就先玩谁!”我喝下一口白酒。
  “李丽!”小冷向我身旁的女人使了个眼色,那个被称做“李丽”的女人放下碗筷开始脱衣服,其他女人好像没有看见,继续贪婪地夹食着餐桌上的饭菜。
  李丽很快便把自己脱了个精赤条条,她肌肤没有小冷白,但是乳房却比小冷丰满得多,阴毛黑压压的一大片,乱蓬蓬地耸立着,粗硬的毛发像是被冰雹袭击过的玉米地,东倒西歪。
  李丽光着身子向我走来,然后蹲在地板上解开我的裤带,我没有理睬她,继续喝酒,李丽便蹲在餐桌下给我口交,这使我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小红,想当年我一边喝酒一边让小红蹲跪在餐桌下面给我口交。
  李丽的舌头既厚且硬,口水也多,弄得“啪啪”直响,唾液淌到了我的裤子上。我放下酒杯,褪下裤子,把李丽按倒在沙发上,拨开她乱蓬蓬的阴毛,我看见一对暗黑色的大阴唇,用手指触摸一下,又凉又硬,拨开大阴唇,乱七八糟的破阴道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极不喜欢这种没有规律的屄,觉得她很脏,但还是决定操她几下,反正口袋里的钞票都如数上缴给了小冷,不玩白不玩,不操白不操。
  我把阴茎塞进她的阴道里,还可以,肉乎乎的、滑溜溜的,我慢慢地抽动起来,细细品味着她的阴道。很快,她的淫水开始汨汨地流淌出来,屄显得格外滑润,于是我加快了速度,李丽开始轻声地呻吟起来。
  我有了想射精的感觉,立即抽出阴茎,不想这么快便结束战斗。李丽坐了起来,抓过我的阴茎继续给我口交。“大梅,该你了!”小冷一边挟菜吃,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命令道。又一个女人站起身来,她肯定就是“大梅”啦!
  大梅三下五除二褪光所有的衣服,缓步踱过来,从李丽手中接过我的阴茎放进她的嘴里。我居高临下看了看了大梅:她身材高大并且相当肥硕,两个鼓胀胀的乳房不停地颤抖着,两只大乳头又黑又长,阴毛比李丽还要多出许多,不过毛管细小,柔软地散布在微微隆起的下腹部。
  我示意她半躺在沙发上面,分开她那对肥壮的粗腿,硕大的阴部一览无余。
  令人奇怪的是,她的阴唇极为细小,深深地嵌在肥厚的肌肉里,只有阴蒂隐约可见。我扒开她雍肿的肥肉,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她的阴道很狭窄,我的阴茎费了好大的劲方才艰难地插进去。我趴倒在她的身上,一面抽插一面吸吮着她的两只大乳头,大梅为了迎合我、讨好我,不停地扭动着肥胖的、苯拙的身体,阴道不停地抽动着,把我的阴茎搞弄得很是舒服。
  我又有了想射精的感觉,再次按捺住,尽量不把精液喷射出来。我再次将阴茎拔出来,随即以手代替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不停地搅动起来。“二妮,上!”
  小冷再次下达命令。
  二妮比小冷还要白净,但比小冷还要瘦弱,平坦的胸脯简直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一块搓衣板,一根根细小的肋骨清晰可见。她阴毛稀疏,两片大阴唇格外引人注目,我把她推到在沙发上,细细地品玩着她的两片大阴唇。
  李丽跪在我的脚边给我口交,把我的阴茎弄得直痒痒,我把阴茎从她的嘴里抽出来,塞进二妮的阴道里。二妮虽然瘦得皮包着骨头,可是小阴道却很肥实,感觉相当不错,一来二去便使我达到性高潮,我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热乎乎的精液喷射在二妮的阴道里。
  我拔出阴茎,小冷喜笑言开地走过来,俯下身子把我的阴茎放进嘴里舔食乾净。我重新坐回餐桌旁,继续与这几个女人以及地八子推杯换盏。
  “张哥好厉害啊,那个玩意又粗又大!”李丽咽下一口酒,打趣道。
  “是啊,张哥不简单啊,都赶上皇帝啦!一天玩了六个女人,还不算咱们的小冷姐姐。”大梅挟起一块香肠塞进我的嘴里。
  “这算个啥呀!”地八子不着边际地帮我吹嘘道:“老张到底玩过多少个女人,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嗨啦,成火车皮装!”
  “张哥~~”二妮慢声拉语地说道:“女人长得那个玩意不都是一个样子的吗?不就是那么一个眼么?你们男人为什么拼命地四处找女人,一个媳妇还不够你们玩的啊?有什么意思啊!”
  “嘿嘿,小姐,照你这么说,男人都不用出来嫖了,那你们也没就生意可做啦!”地八子冷笑道。
  “一样吗?”我看了看二妮,然后缓缓地说道:“我感觉可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你没说错,确实都是一个眼,可是,虽然都是一个眼,这里面的说道可多着了。从古至今,为了女人,为了这个眼,有多少男人抛家舍业,甚至连命都搭上了,有多少皇帝为了女人而丢掉了江山基业。我的小姐,你说这个眼厉害不厉害?”
  “是啊,真的是这样啊!”小冷给我满上一杯酒,轻声附和道。
  “小姐,虽然都是一个眼,可是有很大区别的啊!每个眼长得都不太一样,世界上没有长得完全一样的人,天底下也找不到长得一模一样的屄,每个屄都有自己的特点……”
  “哈哈!张哥,你简直是个屄专家啊!”小冷捂着嘴嘿嘿地笑个不停。
  “不,”地八子补充道:“不,老张是我们这伙人中一致公认的屄博士!哈哈哈!”
  “啊,厉害,张哥!”小冷抱着我的腰媚笑道:“张哥,继续努力,争取考上屄博士后……”
  ……
  那一天,我与地八子在小冷租住的那套二居室里把那六个卖淫的女人以及她们新上任的大姐大——小冷翻过来调过去、反反覆覆地操个够,直至我那可怜的小弟弟再也无法挺立起来。
  【完】
TOP Posted: 2021-03-26 22:06 引用 | 點評
持笔续竹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27
威望:43 點
金錢:42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2-16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1-03-27 08:00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6-13 22:37